优游旅游

简体 繁体版 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旅游日志 旅游照片 旅游攻略

世界奇观旅游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奇观 >> 世界之最

 

439 世界上首例纯野生麋鹿 点评

世界上生命最短暂的脊椎鱼类  

方向键

世界上跳得最高的生物

 

  大丰国家级麋鹿保护区完成了世界上第一套完整的麋鹿基因图并诞生;麋鹿,俗称“四不像”;一个奇迹;在江苏大丰黄海滩涂东一侧的大堤上,第一个发现野生麋鹿踪迹者—;“我电话一打就打到副市长沈碧和,告诉他我麦子被啃光了,乱麦草;这一天,几乎是同时,麋鹿保护区的电话也随即响起;目前190处已经出土的麋鹿化石证实:最古老的麋鹿与人类同龄;“夏商之前,麋鹿种群发展迅速,达到...

  大丰国家级麋鹿保护区完成了世界上第一套完整的麋鹿基因图并诞生了第一只野生麋鹿,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日前专门发来了贺电称:一只纯野生麋鹿的诞生,意味着中国麋鹿种群从真正意义上获得了“香火传承”。

  麋鹿,俗称“四不像”。全世界有40多种鹿,唯其集坎坷曲折诸多离奇于一身。这一中国特有的野生动物,考古发现,距今已有三百万年的生命史,却在七百多年前,顿失于大丰那片黄海滩涂。从此麋鹿不野生。谁又能料到,七百多年后的今天,竟石破天惊,第一头野生麋鹿,又在那片滩涂之上再现了!

  一个奇迹。其间有故事,蕴含一个天大的谜?

  在江苏大丰黄海滩涂东一侧的大堤上,第一个发现野生麋鹿踪迹者———68岁的大丰农民王老太说:“头一感觉?吓了一大跳!谁有那么大的胃,一夜把我两亩麦子啃完了?”那是今年4月18日清早,王老太翻上大堤,一眼瞧见昨个还好端端正抽穗扬花半人高的两亩麦子,一早醒来却变成了一地“板寸头”。“走进地角一堆乱麦草里,麦草上有血迹,杀人了放火了?不是!头一个念头,就是赶紧回家去打电话。乡里喇叭说:保护区5年前有麋鹿放归自然,看见要尽快汇报。”

  “我电话一打就打到副市长沈碧和,告诉他我麦子被啃光了,乱麦草里好像生过小麋鹿……”

  这一天,几乎是同时,麋鹿保护区的电话也随即响起。上午11时,麋鹿保护区向大丰市政府正式通报:8头向大自然放归的麋鹿陆续产下的四头“半野生”麋鹿中的一头,今天凌晨产下了一头纯野生环境下的雌性麋鹿,产仔的母鹿和另一只公鹿,还有它们的一大家子,啃了农民的两亩麦子。保护区负责人丁玉华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了,“要知道,这是继七百多年前黄海滩涂桥头镇一带最后一只野生麋鹿消失后,第一头纯野生的麋鹿啊!”意义非同小可。

  目前190处已经出土的麋鹿化石证实:最古老的麋鹿与人类同龄。从春秋战国至元明清,古人对麋鹿的论述不绝于书。在大丰,记者找到了《麋鹿观察家》、《中国麋鹿》两本专著的著者马连义。

  “夏商之前,麋鹿种群发展迅速,达到鼎盛。考古发现,一万年至四千年前人类遗址中出土的麋鹿骨骼数量,大致与家猪骨骼数量相当。那时,麋鹿不仅是先人狩猎的对象,也是宗教仪式中重要祭物。商周时麋鹿已有人工饲养,有文为证:《孟子》中记述‘梁惠王章句上’中有‘文王之囿,方七十里’,‘梁惠王章句下’亦有‘孟子见梁惠王。王立于沼上,顾鸿雁麋鹿曰:‘贤者亦乐此乎’,这都证明了至少在周朝,皇家的园囿中已有了驯养的麋鹿。”

  由于历代无尽的捕杀和湿地的减少,至汉以后麋鹿数量日益减少。据大丰县志载,唐柳宗元曾这么描述过:“海陵抚江接海,多麋鹿,千万之群”,海陵即包括今大丰一带。然而,忽必烈建都北京,善骑射的元代皇族们把最后一批野生麋鹿从黄海滩涂捕运到大都(北京),以供皇族子孙们骑马射杀。据专家从考古和浩瀚的史志中考证:从此麋鹿只圈养,再无一头野生。至清代,一大批圈养的麋鹿只存于210平方公里的北京南海子皇家猎苑。

  1865年,法国神父大卫(动物学家)来京,在南海子皇家猎苑第一次看见这从未见过的鹿,以20两纹银贿赂守苑人,获取了麋鹿标本。这种角似鹿而非鹿,面似马而非马,尾似驴而非驴,蹄似牛而非牛的“四不像”很快轰动了整个欧洲。1869年始,麋鹿被冠以“大卫鹿”进入欧洲,其身价超过了熊猫。

  1894年京南永定河泛滥,突如其来的洪水冲开了南海子的围墙,210平方公里内的近百只麋鹿东逃西散,结果成了灾民的果腹之物。1900年,仅存的麋鹿又遭八国联军劫杀,有的则被运到欧洲,至此,就连圈养的麋鹿也在中国全数消失。而此时的欧洲,一个名叫贝福特的英国公爵,从1894年起,以7年时间从欧洲各动物园收购了18头麋鹿,圈在了他的伦敦乌邦寺庄园内。“也算是歪打正着吧,保住了世上这最后的圈养麋鹿。目前,全世界存有的2000头麋鹿,全是它们的后裔。”

  轶闻 一只牙獐从草丛里窜起

  1985年,在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的努力下,英国政府决定,伦敦五家动物园向中国无偿提供40头麋鹿,让中国麋鹿返回故里。

  当时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曾将麋鹿回家与香港回归并称为中英外交史的两件大事。

  这40头麋鹿放归何处最合适?
  
  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及我国动物界的专家,由北向南在我国沿海实地踏查,为40头回归麋鹿寻找“宽甸”湿地最佳处。车行大丰,一只野畜突然从滩涂的草丛间窜出,在汽车边上与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的英国专家路登博士四目相对足足20秒。“牙獐!”路登博士失声叫。一车人都知道,牙獐曾是麋鹿的伴生动物。其时,海风轻拂,草甸飘香。牙獐的出现,多少给这些专家带来了某种信息。“放归大丰!”路登操着生硬的汉语下了决心。当听到上海自然博物馆动物专家曹克清介绍700年前最后一只野生麋鹿正是从这黄海滩涂上消失时,路登笑了:“放在这里,是真正意义上的麋鹿还家!” 

  1986年8月14日,39头(途中累死一头)麋鹿,如期来到了大丰。

  在大丰国家级麋鹿保护区,保护区主任丁玉华潜行于大丰保护区的滩涂上,与麋鹿朝夕相处17年的时日里,丁玉华已成为中国第一代麋鹿专家。“17年前39头回家的麋鹿,现已繁衍到了648头,5年前从中挑出8头身强体壮的放归自然,产了4只半野生麋鹿,它们的‘孙女’———世界首例纯野生麋鹿,跟着妈妈爸爸一大家子过得很适应。”

  优游旅游网(www.uu456.com)提供旅游景点,旅游线路,游记攻略,景区图片,门票报价,酒店住宿,地方美食等资讯。

 

 

 

 

世界奇观推荐信息

 

 

 

 

 

 

优游旅游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13702号 在线留言

本站旅游资讯仅供参考,请以当地旅游部门公布的资料为准 合作请联系:web@uu45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