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游旅游

简体 繁体版 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旅游日志 旅游照片 旅游攻略

湖北旅游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湖北旅游大全 >> 旅游游记

 

291 湖北游记攻略:湘鄂行之观鸟记 点评

湖北游记攻略:三峡古栈道探幽 

方向键

湖北游记攻略:兰草谷漂流自驾

 

  以前,出去旅游只是游山玩水,顺带研究些历史典故和风土人情什么;八月十五日下午,巨大的铁鸟在一个多小时里把我从东南海滨送到了;在离张家界风景区入口处不远的三龙大酒店住下,天色已晚,细雨飘;天蒙蒙亮时,我便被一阵鸟鸣吵醒,一骨咕爬将起来,稍为收拾就赶;第一天上午是游览黄龙寨,坐在缆车里腾云驾雾,快则快矣,但对我;下午去金鞭溪,我觉得在水边应该能看到一些鸟类,但又...

  以前,出去旅游只是游山玩水,顺带研究些历史典故和风土人情什么的,但现在不一样了,因为我加入了厦门市观鸟协会,所以,这次去张家界、三峡、武汉旅游,我给自己加了项任务:观鸟。于是,往背包里塞进了望远镜和鸟类图谱,满怀期待地踏上了行程。

  八月十五日下午,巨大的铁鸟在一个多小时里把我从东南海滨送到了湘西的大山里。在去宾馆的路上,麻雀、燕子和白鹭依次亮相,需要特别指出的还有棕背伯劳,在我这次湘鄂行中,不论是哪里,几乎是每几分钟的车程(包括汽车和火车),它就必定出现在路边的电线和树枝上。虽然天气、距离各有不同,但它的特征那么明显,应是不会看错,刚开始我还认认真真一只一只地计数,到后来,因为实在太多,只好放弃了。回想起厦大的“伯劳”说他自己刚观鸟时连见到伯劳都兴奋不已,那我岂不是都快被幸福给淹没了?!

  在离张家界风景区入口处不远的三龙大酒店住下,天色已晚,细雨飘絮,山风逼人,不由得让我对在张家界的观鸟前景产生一丝担心。风雨中,一夜无话。

  天蒙蒙亮时,我便被一阵鸟鸣吵醒,一骨咕爬将起来,稍为收拾就赶紧跑了出来。鸟鸣声是从宾馆前琵琶溪边的一棵槐树上传出来的,尽管天色未明,但我还是很快就发现了枝叶中上窜上跳的几只黑白色调的小鸟,通过望远镜费力地观察,总算认出了原来是大山雀,它的胸部有一条明显的黑色条带。由于它不停地在枝叶中移动,我也只好跟着前前后后转悠,当我站在琵琶溪上的石桥上时,刚好一只暗褐色的鹊鸲大小的鸟儿从溪里的小石头上惊起,速度相当快地在溪面上掠进了桥底再不出来。由于光线不足加之一掠而过,没看清是啥货色。

  第一天上午是游览黄龙寨,坐在缆车里腾云驾雾,快则快矣,但对我观鸟却一无是处,本来就对在景区里滥建什么缆车、索道很感冒,这下子又找到一条新的罪证了��影响观鸟。上到山顶,飘着毛毛雨,我边欣赏张家界的美景边追寻鸟儿踪迹,但一无所获。只在下山的路上,偶而听到空山鸟语,却林深不知处,奈何,观山林鸟类确实是比较困难。

  下午去金鞭溪,我觉得在水边应该能看到一些鸟类,但又担心游人众多,鸟儿早就被吓跑了。进入金鞭溪,即在靠山一侧的林中发现三只体型较大的鸟类,距离偏远,加上仍是阴天,依稀象是斑鸠,至于具体是何种斑鸠,我也不知道,不过总觉得不象珠颈斑鸠。沿着潺潺的溪流行进,眼睛一直四下搜索,走了约一个小时,突然一瞥看到左前方溪水中一块黑色的“石块”翻滚着没入水里,心生纳闷,这石头怎么会动呢?正盯着不放,一只黑色的鸟儿从水中冒了出来,跳上一块石头。望远镜里看清了,全身黑褐色,头部色泽稍浅,有些褐色条纹,尾部红褐色,时不时半展开尾巴,似乎还带着细细的白条。这种鸟在厦门我还未见过,旁边人在问这是什么鸟,我急中生智,记起上次BIRDMAN来厦时放光盘时曾介绍过,叫褐河乌。遍查手册,河乌科怎会没图片?书上说它栖于湍急的山间溪流,贴水面低飞,没错,就是它了。接下去,就时不时在金鞭溪畔看到它的身影了,共看到了九只,有几只尾部是全白色的,不知是亚成鸟还是雌雄有别?

  在金鞭溪中段的紫草潭一带岸边,还看到一只比褐河乌略大的鸟儿,头黑腹白,背部有较粗的白色横条,前额白色尤为明显,颇似京剧里白脸的丑角。它自得其乐地又是甩头又是抖翅地嬉水,我们的随团摄影师用摄像机把这戏水图拍得十分清晰,可开价一张盘要卖120元,当时嫌贵没买,现在我有些后悔了。回厦门后再仔细对照图谱,并请教了斑鱼狗,最后认定应是白冠燕尾。在金鞭溪,还看到白腰雨燕一只,在厦门我只见过小白腰雨燕,它们的区别主要在于尾部,小白腰雨燕尾部近于平切,而白腰雨燕尾叉开,且从分布图上看,小白腰雨燕在湘鄂两省安家落户的地盘有限,尤其是湖北,似乎它还没户口呢。

  第二天一大早六点多又起来观鸟,依然是如絮的细雨。还在那棵槐树上,除了七只大山雀,还看到了二只暗绿绣眼鸟,而这回那只褐河乌也不再羞涩,终于从桥底下飞出来,就站在溪中的乱石上让我近距离看个够。我又到临溪的街道上转了转,在连片屋檐上看到五六只白鶺鴒,当然也少不了麻雀和燕子了。

  上午搭索道上天子山,在贺龙公园里的观景台附近一处人迹较少的树丛里,一阵鸟叫声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小心翼翼地靠近悬崖边的树丛,握着望远镜慢慢寻找,终于让我看到了一只山麻雀。山麻雀和麻雀外观相近,它们的区别主要在于脸颊有无黑斑。告别山麻雀徒步下山,一路上并未与鸟邂逅。到了山下,已是中午,沿着十里画廊走出山谷,虽也有涓涓细流,但却无鸟踪。

  第三天上午离开张家界,坐火车前往湖北宜昌,继续我的湘鄂观鸟行程。火车轰鸣着向北疾行,巨大的汽笛声惊起了铁道两旁林子里的各种鸟类,可惜大多无法看清楚,只看清一些斑鸠、白鹭什么的,有一种较大的鸟类,惊起时双翅的末端是明显的灰白色,比八哥大,应不是八哥,不知是啥。只有棕背伯劳,一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大无畏英雄主义气概,别的鸟类闻火车声而逃,它却站在电线上纹丝不动,一路上隔一段路就可在电线上见到它,且都是这般架式,看来这棕背伯劳是鸟中的真英雄啊!

  火车在湘鄂大地上驰骋,尤其是进入湖北后,两边是连绵不绝的池塘,种满了田田的荷花,开着粉红或白的花,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相当多的白鹭出没其中。到了宜昌后,又马不停蹄地坐汽车到三峡大坝,下午就参观坛子岭公园。站在坛子岭顶端,巨大的三峡工程尽收眼底,发了一番感慨后就独自跑到山坡处的植物园里遛遛,可能是人迹罕至之故,居然也有不少鸟,不过大多是麻雀、棕背伯劳,还有一只白鶺鴒。

  傍晚时分,在茅坪码头等着上船时,在一条向江边倾斜的电线上看到了两只黄臀鹎,黄色的臀部相当醒目。离它们下方不远的电线上,还停着一只棕背伯劳。有趣的是,这棕背伯劳虽是个狠角色,但这两只黄臀鹎居然敢向它俯冲下去,快接近时才高飞而起,望远镜里都可以看到棕背伯劳似乎还缩了一下脖子,也许它们之间只是在闹着玩吧,鸟类世界虽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领域,但同样是如此的丰富多彩,同样具有享受生活乐趣的权力,人类又怎么能对鸟类做出种族灭绝的罪行!

  在长江游船上的两天,我每天就是风雨无阻地坐在观景台前,一边为三峡的雄伟所折服,一边也不忘观鸟。在宽阔的江面上,不时可以见到白腰雨燕在风雨中矫健的英姿,它们的腹部呈浅黄褐色,使得它们不太象白腰雨燕(这腹部的黄褐色会不会是由于被浑黄的江水所染?),但腰间的白条还是相当明显,经讨教斑鱼狗,我也认为应是白腰雨燕。在我们这艘船上,还生活着两只白鶺鴒,只要观景甲板上人少,它们就出现了,在绿色的地毯上欢快地奔跑,偶尔也站到栏杆上东张西望。有一回居然同时出现了四只,鸣声响成一片,热闹得很。有一只飞到了船舷外,搏击风雨,也许是体力不支吧,再加上船速过快,它越飞越落后,越飞越低,我就看着它越变越小,转眼间就消失在茫茫的江天里,我心里在默默地为它祈祷,但愿它不会被滔滔的江水吞没。。。

  船到巴东,我们换乘小舢板去漫游神农溪。因长江汛期涨水,浑浊的江水倒灌进神农溪,溯溪而上约五百米,才见到清澈的绿水,随之就看到了褐河乌,共看到六只。这褐河乌实在是爱挑剔的家伙,专挑山清水秀、空气清新的地方住,倒也符合现代人追求环保的理念。在神农溪出口处,还看到了一只野鸭,褐色,当我们船接近它时,它从芦苇丛中振翅而起,拍翅非常有力,速度相当迅速,难怪它能长途跋涉,确实是自有所恃。

  结束了长江三峡之旅,我们于第六天下午坐汽车沿汉宜高速公路赶往武汉。过去几天里一直陪伴着我们的风雨也跟我们道别了,久违的阳光照耀在美丽富饶的江汉平原。公路旁是两排高高的杨树,各种农作物和树木给大地披上绿装,铺满莲叶的池塘中白鹭惬意安祥地生息着,偶有几只白鹭翩翩冲天而起,让我领略了“一行白鹭上青天”的意境,蓝天白云,白鹭翱翔,真美啊!当然一路上还是少不了棕背伯劳夹道相伴了。
 
  到了武汉,自然免不了要去东湖一游。除了欣赏东湖的秀水,我更把目光投向了东湖的水面、林中。刚进东湖大门,首先还是棕背伯劳站在高高的树梢上在欢迎我们,麻雀也在树下的草地上吵吵嚷嚷,池鹭在远处飞来飞去。在水云乡景点边近岸的湖面上,一只夜鹭站在枯萎的荷叶上,不注意观察还看不出是鸟。四只小鸊鷉悠闲地在湖面上的荷叶里捉迷藏。过了濒湖画廊,一只白鶺鴒站在堤坝上。

  我又向濒湖画廊左后边的林子里走去,远处一只白色的大鸟在树木中一飞而过,我急忙跟踪而去,但找不到它的踪迹,倒是惊起一群黑脸噪鹛,在我头顶上大声嚷嚷,似乎在对我这不速之客表示不满。两只大山雀也出现在枝条上。更入林深处,一群头黑脖白肚灰,尾长,尾和翼都呈天蓝色,尾末端白色的中等身材的鸟类也闹哄哄地出现在我面前,它的特征是如此显著,以至于我以前虽未见过,但一翻开图谱就一目了然了,原来就是灰喜鹊。我数了一下,共有六只,它们大大咧咧地在林中穿行吵闹,一点也不在意我的到来。在一块空地上,一只色彩斑斑斓的戴胜正在觅食,还看到了八哥、乌鸫以及另外一种中等大小的鸟类,看得不是很清楚,有点象是灰树鹊。

  正看得欢,猛然想起集合时间快到了,只好依依不舍地告别这些活泼可爱的鸟儿,向集合地点发力狂奔,如果你那天也刚好在东湖,看到一个背着包,一手握望远镜,一手捏笔记本,在炎阳下跑得满头大汗的人,那就是我了。跑到了集合地点,别的许多人却还未回来,我就又抓紧时间观起鸟来。在救助中心旁的树林里,又看到两群灰喜鹊。突然不远处又有两只白色的大鸟掠过,我看清它们的降落处,就又向那儿狂奔,只是奔到那儿,却又找不到,倒是见到两只乌鸫和几只黑脸噪鹛。

  车子喇叭”嘀嘀”地催我了,只好遗憾地离开了。车出东湖,门外的一个池塘里,有一群野鸭,车子一驶而过,我只记下了“脖白嘴红翅花”的记录。遍查图谱,也不知是何种宝贝,看来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啊。

  第七天下午,回到了美丽的厦门,刚进家门,就听到窗外白头鹎那既熟悉又陌生的叫声了,说熟悉是因为在厦门听得实在多了,说陌生是因为这次湘鄂之行,白头鹎见得相当少,看清楚的我记录在案只有三次共五只,而且叫声还带着异乡的口音,说不定它们讲的还是方言呢。窗外鹊鸲也来欢迎我回家,说来也怪,这次在外鹊鸲见得也很少。连我窗前雪杉树上的那两只久违了的斑文鸟也回来了,难道它们是约好了一起来欢迎我观鸟归来吗?

  面对此情此景,回想起此次观鸟行程,我只能说,观鸟很愉快,生活真幸福,不管是在厦门,还是在张家界、在武汉,有那么多美丽的生灵和我们沐浴在同一个太阳下,衷心祝福他们,愿天底下的每一个生命都能平平安安,明天一定会更好!

  优游旅游网(uu456.com)提供景区地图,景点门票,门票报价,酒店住宿,地方美食,景区介绍,景点图片,旅游线路,游记攻略等资讯。

 

 

 

 

湖北推荐信息

 

 

 

 

 

 

优游旅游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13702号 在线留言

本站旅游资讯仅供参考,请以当地旅游部门公布的资料为准 合作请联系:web@uu45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