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游旅游

简体 繁体版 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旅游日志 旅游照片 旅游攻略

世界奇观旅游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奇观 >> 世界之谜

 

609 司母戊鼎-世人的未解之谜 点评

科技考古揭开秦陵地宫之谜  

方向键

揭开水珠水上游走之谜

 

  1939年正月,安阳的村民还沉浸在浓浓的节日气氛中;深夜的荒地里,只有探杆不断搓土的声音,探杆逐渐深入地下,突然;这一片荒地正是安阳的武官村;这一夜,武官村的荒地里,有人发现了什么东西,然而惊喜的探测人;吴培文是武官村的村民,如今已是84岁的老人,而当年他只有18;采访吴培文(河南安阳武官村村民):蒋介石的那个政府往南京跑了;东西是在吴家的地里发现的,按照当...

  1939年正月,安阳的村民还沉浸在浓浓的节日气氛中。武官村的荒地里,一个神秘的黑影在忙碌着。对于他来说,这个夜晚注定不同寻常。

  深夜的荒地里,只有探杆不断搓土的声音,探杆逐渐深入地下,突然,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他隐约意识到,这一次很可能有一个惊人的发现。

  这一片荒地正是安阳的武官村。安阳位于河南省最北部,如今已是八大古都之一。但是在100多年前,这里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城市,直到20世纪初,安阳小屯村带字甲骨的出土,这里才闻名天下。甲骨文是中国最为古老的文字,它的发现使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向前推进了1000多年。武官村位于洹河的北岸,小屯村位于洹河南岸。随着这一带大量甲骨和各种器物的出土,一个3000多年前的王朝—一殷商,逐渐浮现出来。骤然间这里成为了考古学家们和古董商人的搜宝之地。多年的考古挖掘和古董商的光顾,使得附近的村民,对墓葬的勘探都具有一定经验。1939年,当安阳被日军占领之后,村民们私自探宝、挖宝竟蔚然成风。

  这一夜,武官村的荒地里,有人发现了什么东西,然而惊喜的探测人并没有立即挖掘,而是向村里跑去,他急切的要去找另外一个人——吴培文。

  吴培文是武官村的村民,如今已是84岁的老人,而当年他只有18岁,已是家里的当家,吴家拥有武官村三分之一的土地。那一片荒地曾经是吴培文家的祖坟地。

  采访吴培文(河南安阳武官村村民):蒋介石的那个政府往南京跑了,跑了以后,那老百姓,明在自己地里挖,暗着在别人地里偷,就成了风了。所以就定了一个土政策,那老百姓自己定了一个土政策,说不分地界,不管在任何人地里挖,有你地主一半。

  东西是在吴家的地里发现的,按照当时村里定下的规矩,如果真的挖出了宝藏,那么吴培文就要拥有宝藏一半股份,他应该是宝藏最大的股东。

  两个人仔细分析着,探杆是最为直接的线索。刃子卷了,说明碰到的东西肯定异常坚硬,深入地下12米,凭借经验,这个东西很可能是古人留下的。他们仔细查看,希望可以准确的推断出碰到的是什么?

  采访吴培文:他说,不知道墩到啥了,把我的探杆墩给我顶坏了。我说咱俩研究研究,我说是不是石头?他说不是,如果墩到石头,一定要有白印,如果墩到铜,他说也不是,如果墩到铜器上边,有绿锈,我说不是就墩到金马身上了,他说如果要是金马呢,没印,铁呢,是黑印,他说啥都不是。

  对于有着丰富探测经验的村民来说,这一次的推断却让他们感到异常疑惑。石头、铁器、铜器、都被排除了,探杆碰到的到底是什么?难道他们真的探到了一个从未遇到的东西?

  两个人脸上都露出了喜悦之情。但是根据探宝人所说具体位置,吴培文的脸又沉了下来。这个地方正在他家的祖坟附近,这使得他感到非常为难。

  (中央研究院考古队)

  早在1927年,中央研究院考古队便开始在安阳进行考古研究,到1937年,共进行了10年共15次的考古挖掘活动。而当时他们已经发现,在吴家祖坟附近很可能有大型王陵存在。

  但是由于日本入侵中国,1937年6月,安阳马上就要沦陷。考古队必须立即撤走。临走前考古队负责人要求吴培文把祖坟平掉。以免给日军留下任何可以寻找陵墓的标志。为了保护古人的陵墓,也为了使自家祖坟免遭日军挖掘的厄运。吴培文终于平掉了祖坟。4个月后,安阳彻底沦陷。

  (挖掘祖坟)

  事隔两年,如今祖坟具体位置,连吴培文自己也无法确定。然而此刻,他们探测到的东西就在这一片区域。如果挖下去,很有可能真的会亲手挖到祖坟。吴培文陷入了矛盾之中。

  吴家祖上是世代中医,他虽然没有继承医术,但是却继承了100多亩土地。日子过得十分富裕,为了挖宝要破坏祖坟,他总是难以决定。但是如果自己不挖掘,祖坟是否就能够保住?

  此时日本入侵中国已有2年多,安阳的飞机场已被日军占领。距离武官村不到1公里,是日军的军事重地。驻军,对这里的一切都紧密监视着。任何风吹草动日本人都会第一时间赶到。掠夺中国的古董也是日军重要任务之一。

  (采访:刘志伟)

  日本对于中国的古玩中国的国宝,他们这种兴趣是由来已久,尤其是20世纪初,这个甲骨文发现,以至于后来的大量青铜器的传世以后呢,他们这种欲望呢就越来越强,开始呢就是通过倒买倒卖这种手段,后来呢就想直接来掠夺来霸占,这个终于在二战的时候达到了高峰。

  从安阳发现甲骨文开始,日本古董商人就蜂拥而至。1911年,当刚刚开始从事甲古研究的中国学者来到安阳收集甲古的时候,这里的村民竟然把他当成日本人。日本拥有甲古12443片,是国外12个国家和地区中拥有甲古收藏最多的一个。侵华战争暴发之后,日本考古学者,从原来的学术考察变成了直接的公开掠夺,开始在中国直接进行考古挖掘,甚至军队也直接参与。

  这一次,村民们已经探测出了东西的具体位置,如果自己不挖掘,日本人会不会得到这个消息呢?

  (采访:刘志伟)

  陷落以后呢,日本在安阳就推行那种保甲制度,当时的安阳叫安阳县,那么安阳县就分了10个区,105个保,1200多个甲,他们推行那个保甲连坐制度,就是要求家家户户给他们贡献,尤其在小屯武官村这一带,就是要求给他们献宝。

  日军对于收集中国古玩的策略是软硬兼施,这样难保消息不会走漏。经过二人商议,吴培文终于决定尽快挖掘。

  (第一次挖掘)

  深夜,吴培文找来了七八个兄弟,带着工具朝坟地走去。谁也不知道他们将会挖到什么,每一个人心里都充满了各种期待。然而此时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这一次原以为普通的挖宝行为却引来了日后无数的麻烦。

  (采访:吴培文)

  因为那时候离日本人太近了,飞机场3里地就有日本人,黑田,我们村里还都占着连保,保护飞机场,他要知道咋办,所以夜里,夜里开挖。

  村民们很快就找到了当初探杆探下去的地方,挖掘工作立刻开始。一切都进行得似乎异常顺利。

  (采访:吴培文)

  夜里开挖,挖了有不到2尺宽,不到1米半长,结果下去,越得挖,越得挖,下边12米多,13米就是水,那时候水脉浅,13米就是水,

  按照常规经验,五个小时后,村民们开好了一个二尺来宽,七尺长的坑。他们急切的想看到,这一次到底发掘了什么,真的象他们分析的那样是金银宝藏吗?然而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似乎什么也没有看到。

  吴培文只身来到坑底下,拨开泥土,他看到一截圆柱形器物,继续清理上面的泥土,露出了精美的文饰。这一截圆柱形器物到底是什么呢?经验丰富的村民,一时间也无法判断出来。它还深深的镶嵌在泥土之中,根本无法移动。这难道仅仅是器物的一个局部吗? 村民们似乎隐约感觉到,他们挖到了比金银更加值钱的宝物。

  此时已经传来了村里的鸡叫声,天就快要亮了。是否继续挖掘?他们陷入了激烈的讨论当中。如果天亮之前不把东西挖出来,就很可能会被日军发现。终于他们还是决定要将坑填回去。

  (采访:吴培文)

  你不平上,你叫别人发现了,告给日本人说咋办,原封把那所有土又平上,第二天夜里挖吧。

  2尺宽,7尺长的坑,都没有看到器物的全貌,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中央研究院考古队,在这里进行了10年的考古挖掘,出土的各种器物,村民们几乎都见过,但是如此巨大的器物又会是什么呢?他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来。

  如果这个器物真的像推测的这么大,那么它的重量也一定是大的惊人,又如何把它从十几米的深坑中拉上来呢?这无疑又要增加人手,日本人随时可能得到消息。如何迅速结束行动,如何躲过日军耳目?种种问题在吴培文的脑海中思考着。

  (第二次挖掘)

  吴培文在焦急中等待天黑,这一天似乎比往常更加漫长。黑幕终于笼罩了大地。第二天夜里,为了加快行动,他找来了四十几个人,而这一夜时间对于他们来讲并不宽余。大家加快了动作,一个更大的坑被挖了出来,坑上又架起了辘轳,土被一筐筐吊上来,五六个小时过去了,坑一点点深了下去,宝物即将露出全貌。

  吴培文再次轻轻的拨开了泥土,露出更加精美的纹饰。

  一个巨大的青铜器终于露出了全貌。吴培文惊呆了,这是一个巨大的青铜方鼎,它倾斜着挤靠在泥土之中。

  吴培文还沉浸在惊喜之中,映入眼帘的景象却使他更加目瞪口呆!坑口已经被大队人马团团围住了!难道日军真的来抢夺了吗?


片中截图:坑口已经被日军人马团团围住

  (采访:吴培文)

  (声音前置)那咱会问你,咱敢问你,反正我只知道他的单位名称,宪兵队,皇协军, 铁道警备队,反正四五个组织,不是一个组织。

  所有这些人都是得到消息而来的,他们是自愿来帮忙的,都希望可以占有宝物的一份股份。整整两排人,在五十米以外全都部哨站岗。村民们用辘轳和滑轮使劲往上拉,他们逐渐看清了这个巨大的青铜鼎,把它称之为大炉。

  (采访:吴培文)

  第二天夜里又挖了一夜,弄不动,这么粗那绳都弄断了,鸡也叫唤了,也没有弄上来,弄了有2米多高,又平了。

  吴培文终于明白,当初探杆上没有留下绿锈,正是因为这个青铜器物太过巨大,绿锈没有腐蚀的那么深。

  这个巨大青铜鼎的发现,令村民们兴奋不已,这是他们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这一天白天,吴培文忙碌不堪,他要准备更多的能够将巨鼎拉出来的工具。他们从城里买来了打井用的大麻绳,同时,准备了几匹牲口。日本人耳目众多,这已经是挖掘的第三天了,知道消息的人也越来越多,这一晚是他们的最后一次机会,否则,消息一定会泄漏出去,后果将不堪设想!然而谁也不知道,他们能否在这一晚,把千斤巨鼎从十几米深的泥土里拉出来?吴培文必须要设计一个巧妙的挖掘方法。

  (第三夜)

  (采访 吴培文 河南安阳武官村村民)

  它在里面楞着呢,它不是在里边坐着呢,4条腿朝下,坐得好好的,在里边楞着呢,口冲东北,脚蹬西南,那个右耳朵呢在上边,支楞着躺着,往上弄的时候,就是一个绳系住耳朵,一个绳系住腿,你想那辘轳头能吃住它那么重,它是减轻它的力量,是这样,搁这边填土,填了土以后,再提耳朵,搁这边填土,耳朵填满了再撤这腿。

  就这样村民们一点一点把大鼎从十几米的深坑中拉了出来。

  如此巨大和沉重的鼎他们头一次见到。此刻,谁也不知道,这个巨鼎就是迄今为止发掘出土的最大青铜器司母戊鼎。

  但是他们仔细一看,大鼎只有一只鼎耳。村民们在周围四处寻找,结果都一无所获。

  (采访 吴培文 河南安阳武官村村民)

  往上一沥水,没有那个耳朵,下边没有耳朵,少一个耳朵,说如果要有这个耳朵你看看多好,如果要能卖上钱,那可能就都成了地主了,这四十几个人都成了地主了。

  虽然少了一只鼎耳,但是村民们仍旧欣喜万分。用了三匹骡子才把它拉到了吴培文家院子里。为了保密,吴培文没敢多看上几眼,就匆匆把这个国宝藏到了院子的垃圾坑里。剩下的事情就是要尽快找到买家。

  青铜鼎是皇家礼器,巨大的鼎更是国之重器。中国人向来对鼎有一种崇拜意识。村民们似乎冥冥之中也感觉到了,这个鼎意义非凡,它比普通古董更大更珍贵,他们激动不已,期待着这笔巨大财富的到来。

  (采访:吴培文 河南安阳武官村村民)

  自出了这个鼎,就都不干活了。天天坐着,不干活了,这四十几个人,地也不种了,不干活了,说如果要卖了,就能再要10亩地,再要20亩,我说那光知道想呢,要地是可以,卖了现洋,那时候80块钱一亩地,卖谁呢,都知道要地,谁买?地就这么一些,别妄想的来。

  (神秘来客)

  吴培文欣喜之余,一种惴惴不安的感觉始终挥之不去。很快,家里的客人就络绎不绝。挖到宝贝的消息,还是迅速在村里散布开了。亲戚、朋友、乡亲全都来询问,吴培文却闭口不答。

  然而他预想不到的是,自己只字未提,消息还是泄漏了出去,速度之快,范围之广,更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数天后一个黄昏,武官村来一位神秘的访客。

  www.uu456.com(优游旅游网)提供旅游线路,游记攻略,旅游景点,景区图片,门票报价,地方美食,酒店住宿等资讯。

 

 

 

 

世界奇观推荐信息

 

 

 

 

 

 

优游旅游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13702号 在线留言

本站旅游资讯仅供参考,请以当地旅游部门公布的资料为准 合作请联系:web@uu456.com